策瑜、鼠猫本命CP一生推。JOJO承花党。

【承花】 倘若你死而我尚在人世 [04]

CP:承花

|脑洞来自于微博一个梗:如果你喜欢的CP结局互换。当然这篇不完全算结局互换,只是从此衍生而来的脑洞。这篇较短,目测一周可以完结。【当然前提在于我能够日更

|原创人物较多 因为脑洞设计的关系个人觉得还是要设定好背景 时间线设置于四部阿强

|可能这一篇的承花会让人觉得有一点矫情文!艺!的感觉 _(:зゝ∠)_不适者勿入。【其实在我心中阿强根本不可能是个文青

|完结(:зゝ∠)_

|这里说一下但丁的设定,替身性格是像本体的阿利盖利只是个很普通的研究人员,他有妻子有朋友,沉迷研究。所以但丁的性格对于自己不理解的东西也同样很执着嗯。

|最后谢谢你能看完这篇狗屁不通强行扯淡的文字_(:зゝ∠)_


-------------------------------------------------------------------------------


>>>[4]

       “只要杀了你,效果就会解除。”花京院的声音里还带着浓重的鼻音。“绿之法皇!”他让法皇缠上但丁的脖子,慢慢地勒紧。

       “我不懂。我已经实现了你们的愿望,为什么你们都没有感觉到幸福?”但丁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可对于与被威胁的生命它好像更在乎这件事。

       “可是你的愿望并不是我想要的!!”

       “他爱着你,为什么实现了他的愿望你却不幸福?”

       然而花京院并不想和他纠结这问题,他只想杀了但丁,让这该死的替身效果解除。

       “我不明白。”但丁这么说着,“所以我现在不能死,我要弄明白。”

       而后花京院就感觉到它挣脱了法皇的桎梏。

       “怎么会!绿之法皇明明已经将你捆住了!”

       “我是「复活」的替身,我只是又死过了一次,用另一团还没有溢散的能量又重新造出了自己。”

       “什……么……?”花京院原以为,但丁的替身能力并不能适用在自己身上,因为他并不知道本体已经死过的但丁已经是个单独的个体,并不能算的上是一个替身了。

       只能找它的本体了么。花京院这么想着,又暗自放出绿之法皇去巡查四周。他觉得如但丁这种能力,本体的距离一定不会太远。可他却发现整个楼层除了他和承太郎再无其他人。

       “你在找我的本体吗?我的本体已经死了。”

       “……”

       “如果我不能理解那个问题,我不会心甘情愿的被你杀死。”但丁看着他认真的说。

       “呵,我一定要杀了你。”

       “绿宝石喷射!”

       但丁倒是没有躲,他任由攻击传统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破坏的满身疮痍。可眨眼间,他又恢复了原状。

       花京院重复了几次攻击,自己已经累得有些气喘,可但丁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阳光从窗外透进来,传过但丁,照到地面上。与此同时花京院发现了一个细节!

       他又使出了一次绿宝石喷射,看着但丁受伤,又慢慢的恢复。

       它在一点一点的变透明!它好像说过人的灵魂不能接受第二次散失,作为替身是因为拥有强大的精神力这股精神力也可以算的上是灵魂的力量,也就是说,如果持续给他造成致命伤,他的灵魂能量终究要消散完全!

       领悟了这一点的花京院反而变得从容了许多,面上却仍然保持的不甘心的神色持续的朝着但丁攻击。

       而但丁这一次却选择了躲开!而不是发动自己的能力。

       它发现了!花京院心想,它发现了自己在一点一点消磨它的力量。

       “你很聪明。你好像发现了每一次复活都要伴随着一定的灵魂消亡。”但丁看着他,手扶着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那么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

       “我和他不一样!他希望的未必是我希望的!绿之法皇!抓住他!”

       “唔……难道你们相爱却不能相互理解?”但丁在思考着,并没有躲开法皇的攻击。

       花京院让法皇一点一点收紧,直到他感受到但丁因为发动能力又一次挣脱自己的束缚时,“绿宝石喷射!”

       无数的宝石状体液朝着但丁复活的位置射去。

       “什么!!”但丁感觉到自己的力量突然被消减了一半。

       “哼,没有成型的能量是最容易消散的,就像水蒸气远比冰要消散的快得多一样,你还在复活的时候是最弱的!”

       “你——!”但丁这才了解到自己的弱点,不由得想逃走,却发现花京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下了法皇结界。

       “你还是乖乖的死了吧!”法皇结界慢慢缩小,又将但丁制衡住。

       “我死了,你的愿望就实现了吗?那样承太郎会高兴吗?”但丁因为逐渐收紧的法皇说话也变得十分困难,身体又开始一点一点的溢散准备下一次能力。

       “呵!”花京院没有回答它,只是又一次朝着那一团能量发动了攻击。

       “为什么呢……我明明按照主人说的……完成了愿望……却没有人……感到幸福……”但丁的声音逐渐消失,那团灵魂能量也在阳光的照射下一点一滴的涣散。

       但丁消失的那一瞬间,花京院也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有一种正在被拉扯的感觉。他知道灵魂应该马上就要回到承太郎那里了。

       他从承太郎的身上摸出笔,在那一页纸的后面写着什么。他写的很快,他害怕自己写到一半就会突然倒下去,等到他终于落笔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花京院看了看安详的躺在自己怀里的承太郎,身体却是一阵冰凉。他缓缓的抚上承太郎的脸,这一个动作好像就要用掉他所剩无几的力量。

       在我死去的这十年里,承太郎应该也是这样看着我的。他缓缓俯下身,吻住了承太郎的唇。夕阳从破碎的窗户洒进来,花京院闭上了眼,承太郎睁开了眼。

       承太郎首先感觉到的是唇上还有些温度的柔软物体,他睁开眼之后才发现,那是花京院。

       “花京院?花京院!”承太郎起身将他抱在怀里,身体还是温热的,可他却迟迟不敢去触碰他裸露的胸膛,他害怕那里不会传来他想要的感觉。

       笔记本从花京院的手上滑下来,承太郎看到了后面多了几段话,将它捡起来。


致承太郎:

       首先我很生气你的自以为是,我并不想接受你的道歉。那个叫但丁的家伙我已经解决了,是的,他已经死了。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当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你的尸体,我的内心也是崩溃的。或许比你还要糟糕,我从没有来得及对你说过我的过去。但是在我的世界里,你并不仅仅只是我的恋人,你可以说是我封闭内心里唯一的一个出口。因为你,我才能够被救赎。你是第一个与我心灵相通的人,所以如果你死了,而我尚在人世,我真的找不到自己可以活下去的理由。

       承太郎,我比你想象的要更自私,更孤僻,和你在一起的五十天是我最快乐的日子。但如果我以后的生活没有了你,我宁愿选择在这旅行的终点死去。我庆幸死去的是我,而不是你。我是自私的、懦弱的,我不能承受没有你的日子,只能拜托你来承受没有我的日子了。

       谢谢你承太郎,让我有了这么开心的一段时光。

       对不起承太郎,又要让你一个人漫长的活下去。

       最后,我爱你。


       承太郎看完,呆滞了很久,才抱起花京院的身体。他将脸埋在他已经冰凉的脖颈,发出如同幼儿般脆弱细碎的呜咽。

       维尔戈因为阿利盖利的突然死亡和希薇的复活找到了承太郎,却看见那个男人抱着恋人的尸体,哭的宛如稚子。他一切都明白了,他只得又返回去,重新准备一次新的葬礼。





       “康一,你已经到了意大利了吧?嗯,好,有什么情况记得立刻跟我联络。”承太郎挂了电话,手抚上身边的瓶子,那瓶子里装着细碎的粉末,粉末里却又有着一些较大的固体。

       承太郎起身倒了一杯咖啡,站在落地窗前,而不知从哪来的风吹了进来,他桌上樱桃耳坠被风吹动,滚到了他正在看的那一页书上。


My love, if I die and you don’t die,    (我爱,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my love, if you die and I don’t die,    (我爱,倘若你死而我尚在人世,)

don’t let sorrow steal our land:       (不要让悲恸潜入我们的领地:) 

there’s no kingdom like the one we lived. (世间王土见不如我们所居之地。)



Dust on the wheat, sand on the sands,      (金粉在麦穗上,红尘在沙界里,)

time, wayward water, roaming wind,        (若非岁月、逝水、金风,)

carried us like a floating seedling.       (载着我们一如载着一粒漂泊的种子,)

We might never have found each other in time. (我们就不能在漫长时光里相逢。)



This meadow in which we met,             (这片让我们相遇的草地,)

oh small infinity! we give back.          (千载难逢的机遇!我们已然归还。)

But this love, love, has not ended,        (但是这爱,这爱,尚未结束,)



and just as it had no birth              (仿佛它还未诞生,)

it has no death, it’s like a long river,     (仿佛它不会死去,仿佛是一条长河,)

winding through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kisses. (穿过千里江山,以吻封缄。)


                                               -FIN-



评论
热度(21)

© 庄七七七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