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鼠猫本命CP一生推。JOJO承花党。

【承花】倘若你死而我尚在人世 [03]

|CP:承花

|脑洞来自于微博一个梗:如果你喜欢的CP结局互换。当然这篇不完全算结局互换,只是从此衍生而来的脑洞。这篇较短,目测一周可以完结。【当然前提在于我能够日更

|原创人物较多 因为脑洞设计的关系个人觉得还是要设定好背景 时间线设置于四部阿强

|可能这一篇的承花会让人觉得有一点矫情文!艺!的感觉 _(:зゝ∠)_不适者勿入。【其实在我心中阿强根本不可能是个文青

|差差差点忘记更新_(:зゝ∠)_

|最后谢谢你能看完这篇狗屁不通强行扯淡的文字_(:зゝ∠)_


----------------------------------------------------------------------------


>>>[3]

       承太郎下车时他递给开车的研究员一张纸,正是他在车上写的东西,他让研究员将纸带给维尔戈·维吉尔。研究员点了点头,又倒车准备前往墓园。

       承太郎坐上电梯直达五楼,推开左边第二间房的房门。他放开了但丁,并对他说,“现在,复活他。”

       “你希望他活过来?”但丁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又把目光转向承太郎。

       “是。”

       “哪怕献祭你的灵魂?”

       “是。”

       “Close a deal.”

       但丁的话音落地,承太郎可以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将自己的灵魂抽离,与此同时,他也看见了那十年间从未跳动过的心跳仪起了波澜。

       随着承太郎的倒下,花京院睁开了眼。

       浑身赤裸的他因为过低的温度打了一个冷颤。他觉得自己完成坐起来的动作十分生疏,就像十几年没有做过这个动作一样。

       他首先看到的不是但丁,而是躺在地上的承太郎。他想立刻起身去查看承太郎的状态,却因为身体僵硬整个人连着被单一起摔下了床。

       “承太郎、承太郎。”他也不在意疼痛,只是朝着承太郎挪过去,触碰到承太郎还温热的身体不由得呼出一口气。可能是太累所以晕倒了吧,他这么想着。

       “他已经死了。”但丁陡然开口,随即接到了花京院凌厉的眼神。

       “你是谁?”花京院暗自心惊,自己刚才竟未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替身存在。

       “我名为但丁。”但丁开口,丝毫不惧怕花京院的眼神,反而又重复了一遍,“空条承太郎已经死了。”

       “绿之法皇!”花京院叫出法皇,将但丁捆绑住。自己则是去探承太郎的脉搏,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伸出去的手一直在颤抖。

       手腕,没有脉搏。

       脖颈,没有心跳。

       胸口,没有跳动。

       除了温度,花京院没有感觉到他的一丝活气。

       “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选择用自己的灵魂让你复活。”但丁想了想又说道,“你好像死了十年,这期间他一直在寻找能让人复活的替身。”

       花京院一怔,自己果然已经死了吗。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那里伤痕狰狞,是致命伤。

       他想,承太郎花了十年去寻找能够让人复活的替身,还将自己的尸体保存了十年。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存在建立在别人的死亡之上,尤其那个人还是承太郎。

       花京院其实是个很孤僻的人,从小就觉醒替身的他一直都找不到玩伴,因为没有人能够看到绿之法皇,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他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当他遇见DIO的时候,他甚至是庆幸的,有人能够看见法皇,庆幸DIO只是想与自己成为朋友。可后来他才意识到,那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懦弱与恐惧,产生的错觉。他厌恶、唾弃那时的自己。但当承太郎拔除自己被DIO种下的肉芽时,他睁眼看见承太郎的时,那时候他真的有一种被救赎的感觉。

       那一眼,破除了他深陷十七年的痛苦深渊。

       那双手,带领他走出了无尽的痛苦之城。

       替身使者是会相互吸引的,因为这个他们相遇了,他等到了这个人。

       所以花京院觉得自己对于承太郎已经不是爱恋,而是他与这个格格不入的世界的唯一连接点。他知道承太郎失去他的痛苦,可自私如花京院,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死去。以前的他没有拥有过,或许不会如现在般渴望解脱。可已经拥有过的他没有足够的勇气能承受这一次的失去。

      “我想让他复活。该怎么做。”

      “复活一个人,需要另一个了解、深爱他的人的灵魂。” 但丁停顿了一会儿又补充道,“一个人的灵魂只能转换一次,转换的过程中灵魂的能量会有所散失。人的灵魂不能接受第二次散失。”

       这意味着不能用自己的灵魂换回承太郎,了解并深爱他的人。还有贺莉小姐、乔瑟夫先生,可承太郎必然是不会愿意的。而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始作俑者的他必然也是不会去恳求两位的。

       花京院抱着承太郎的双臂又紧了一些,随着他的动作,有一个封面画着五角星的本子从承太郎的衣服里掉了出来。其中有一页被折上了,花京院鬼使神差的翻开了那一页。


致花京院:

       你应该可以看到这封信。毕竟这个叫但丁的家伙真的是复活了一个人,但我可能不能亲口对你说,所以我决定写下来。

       你一定会怪我为什么要让你再次活过来,你对十年后的现在一定无比恐慌害怕。但是我的灵魂已经成为了你,我永远与你同在。你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是如何复活的,你也知道我肯定不会同意你用我母亲和老头子的灵魂让我再次复活。虽然我用自己的灵魂让你复活了,你一定非常的愤怒。在这里,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花京院。

       但这样总会让我好受一些,这样做至少可以让我活在你的灵魂深处,而不是像这十年来只有我一个人。虽然我很自私,但我希望你能够宽容我这一点,毕竟我们是恋人。

       花京院,我爱你。请你好好活下去。


       字是承太郎的字,这封可以算得上是遗书的东西也如同他本人一样,言简意赅又冷静分明。他完全可以料到自己想做什么,也算到了自己恼怒与悲伤。 你可以不接受一个人的道歉,可你一定不会拒绝一个死人的对不起。

       花京院就这么攥着那一页纸,看它慢慢因为泪水变得模糊不堪。

       可承太郎还是没有算到,固执如花京院还是想到了办法。



                                                                                       -TBC-

评论
热度(14)

© 庄七七七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