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鼠猫本命CP一生推。JOJO承花党。

【承花】 倘若你死而我尚在人世 [01]

|CP:承花

|是的!!一坑未平一坑又起!看来我戒毒很成功!我就是这种人!!!【←打

|脑洞来自于微博一个梗:如果你喜欢的CP结局互换。当然这篇不完全算结局互换,只是从此衍生而来的脑洞。这篇较短,目测一周可以完结。【当然前提在于我能够日更

|原创人物较多 因为脑洞设计的关系个人觉得还是要设定好背景 时间线设置于四部阿强

|可能这一篇的承花会让人觉得有一点矫情文!艺!的感觉 _(:зゝ∠)_不适者勿入。【其实在我心中阿强根本不可能是个文青

|就像有妹子说的一样……我也觉得我写的阿强总是在坐直升机……好尴尬……有钱人真的都是靠直升机出行吗OTZZZZZ

|最后谢谢你能看完这篇狗屁不通强行扯淡的文字_(:зゝ∠)_


----------------------------------------------------------------------------





>>>[1]

       “承太郎先生。是的,我们至今仍然一无所获。不过我们探测到「弓」和「矢」内部有一股生命力或许说应该是能量。我们还在继续分析,如果有进展会立刻联系您。'他'一切都好,并没有什么问题。好的,祝您一切顺利承太郎先生。”阿利盖利·阿利格耶里挂了电话,走回了实验室。

       阿利盖利·阿利格耶里是SPW财团目前负责研究「弓」与「矢」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弓」与「矢」则是从杜王町带回来的能够使普通人变为替身使者的神秘物品。

       “阿利盖利先生。”众人看他进来,都纷纷向他打招呼。

       他接过报告,让其他研究人员去吃午餐,待会再来换班。阿利盖利走到放置「弓」与「矢」的玻璃橱窗前,这时候旁边连接的生命探测仪的波动却猛然提高。阿利盖利抬眼看了看探测仪,这种感觉,就像沉睡的人苏醒了一样,猛然增大的能量让阿利盖利心下一紧。他收起手中的报告,准备将这件事报告给承太郎,却发现橱窗有什么不对。

       “刚刚「矢」是不是动了?是我多心了?”阿利盖利自言自语道,一边记录着这次突然的能量波动。走到门口,阿利盖利又猛然回头,“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他又看了一眼橱窗,却发现矢却依然向着他!

       什么!!门口与我刚才站的位置并不是直线,「矢」绝不可能再次朝向我!难道这次能量波动是因为矢苏醒了?!不行我必须马上向承太郎先生报告!!

       阿利盖利的手已经碰到门的开关,可他却还看着「弓」与「矢」。

       请输入密码。

       呲——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阿利盖利还来不及反应,矢的箭镞已经没入了他的胸口。他喷出一口血,手颤颤抖抖的握上箭尾。

       「弓」与「矢」果然蕴藏着意志!!现在却不知道为何苏醒了!!必须将这件事告诉告诉承太郎先生……

       他这么想着,却因失血过多渐渐顺着门滑下来。他用满是鲜血的手在地上写下‘revive’这一单词。‘e’的尾巴拖的很长,他靠着最后这口气写下了这个单词。



       等其他研究人员回来时,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他们在门外就看见了从门缝渗出的血迹。当他们打开门,就看见阿利盖利的尸体因为缓缓开启的门,倒在众人面前。

       矢还插在他的胸口。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矢」会出来,会插在阿利盖利先生的胸膛里?!”       

       “阿利盖利先生也因为受不了力量的诱惑选择了成为替身使者吗?!”

       “呵!贪心总是没有好下场的!你们看阿利盖利·阿利格耶里这不就死了吗?!”

       “这里有一个单词——‘revive’,复活?苏醒?什么意思?"

       “他还真的奢望自己变成替身使者吗?!什么复活见鬼去吧!”       

       “你们!!还不快去找医生!!”维尔戈·维吉尔看着被人议论的已经死去的挚友眼睛发红。自己则是蹲下来扶起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的阿利盖利。箭镞整个都没入他的胸口,距离午餐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分钟,而阿利盖利并没有复活,这就证明他是没有天赋的人,没有天赋的人并不会复活。

       维尔戈想到这里,扶住阿利盖利的手不由得攥成了拳。熟知阿利盖利的维尔戈看到了单词。苏醒?是什么苏醒了?在这间屋子里能苏醒的只有阿利盖利自己了。难道说?!

       维尔戈猛然回头看到了被遗忘的生命探测器,它的跳动并没有因为「矢」飞出橱柜而减弱。橱柜里还有弓,而现在的「弓」生命力竟然丝毫不减弱,这也就证明弓和矢苏醒了!阿利盖利说的苏醒正是弓和矢!

       他低头看在还插在阿利盖利胸口的矢,总觉得它在微微颤抖,好像是要将自己拔出来一样。维尔戈猛然跳起,将阿利盖利平躺下自己赶忙出了实验室。


       “承太郎先生,阿利盖利因为弓和矢的苏醒死亡。他被矢杀死了,我们怀疑弓和矢有自我意识。能麻烦您来解决一下吗……好的,我马上安排直升机去接您。”

       维尔戈与承太郎交流完后走回实验室门口。他指导着工作人员将实验室又围了起来,自己则亲自向阿利格耶尔夫人联系。年轻的夫人在电话里差点哭的昏厥过去,维尔戈被着悲恸的情绪感染,也咬住嘴唇淌下泪来。

       他又联系了去杜王町的直升机,让他们立刻启程。

       与此同时挂了电话的承太郎又立刻联系了仗助。与他交代了一下事宜,并和他解释了SPW的事情,让仗助如果出现什么情况第一时间联系他。当他准备好一切,SPW的直升机也抵达了杜王大酒店的顶楼。

       工作人员还带来了阿利盖利的研究纪录,承太郎看了一路,果然与维尔戈的描述相差无几。

       等到他看完研究纪录,直升机也已经将要抵达目的地。

       维尔戈·维吉尔在顶楼等着承太郎。他见承太郎走下来,迎上去与他握手致意。两人没有耽误一分一秒,由维尔戈领着走向研究室。

       医生和其它人员都被维尔戈勒令待在一边,研究室的门又被打上了更厚的隔离层。

       “承太郎先生,就在里面,阿利盖利的尸体就在门边,请您小心。”说完,他示意工作人员撤开一部分隔离层,自己又亲自打开了门。就在光亮照实验室的一瞬间,一个东西飞了出来!

       “白金之星!”

       那个朝着承太郎飞来的正是原本插在阿利盖利身上的矢!

       箭簇上还有尚未干涸的血迹。白金之星抓住它的右手也随着它的挣脱微微颤抖。

       维尔戈起先被这一下惊的一愣,待承太郎抓住矢后又立刻回过神来。他让医生进去找阿利盖利,又叫另一个研究人员将一个黑色的盒子递给承太郎。       

       “这个盒子是用和金刚石同种分子结构的碳素制成的。”那人解释道。

       承太郎颔首,将矢放了进去,关上。他拿着盒子走进实验室,刚进去就看见躺在血泊中的阿利盖利。他压住帽檐朝阿利盖利的尸体默哀了几秒,又向着放着弓的橱窗走去。

       与矢不同,弓从头到尾一动不动,如果不是旁边的生命监测器,承太郎也觉得它就是一个死物。

       “将弓也收好。”承太郎对身后的维尔戈说。看着维尔戈将弓也收入盒子,他点了点头。“研究暂时停止,我会调查。”他留下这句话便走了。

       维尔戈看他离开的方向便知道承太郎要去看'他'。而他看着阿利盖利的尸体陷入了沉思。



       承太郎走到五楼。这一楼的气温要比其它楼层低,温度简直堪比那存放遗体的太平间。

       他推开左手边第二间房的房门。一股更加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但承太郎好像已经对这些都习以为常。他好像感觉不到寒冷,相反的,他的眼睛里却满是灼热的情感。

       房间很冷,可房间里唯一一张床上的人却只盖了一条薄薄的被单。

       他面色惨白,连嘴唇都不见一丝颜色。只有他垂在面颊旁边的刘海是有色彩的。

       承太郎走到他的旁边,手拂过他的脸,帮他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他冰冷的体温和身边那已经维持十年不变的心跳仪。       

       “花京院。”承太郎的手指停在他的唇上,“复活的替身,我会找到的。”

       承太郎在花京院死亡的那一天将他的尸体带回来,让SPW财团用先进的技术维持着他的身体不坏死,而自己则寻找着替身使者。当他知道弓和矢可以生产替身时,他便开始研究如何产生替身以及产生的替身的能力是如何分配这些问题了。然而直到如今,他也没能找到。       

       他又站了好一会,直到维尔戈找来,他才离开。


                                                                                 -TBC-

评论(2)
热度(17)

© 庄七七七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