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鼠猫本命CP一生推。JOJO承花党。

【承花】交错时空中 04

交错时空中    04

|cp:承花
|平行时空 生存院设定
|OOC可能  文笔渣见谅 已经把lof的承花粮吃干了 qwwq马上要弹尽粮绝只能自己动手  欢迎指导建议_(:зゝ∠)_ 【OTZ希望有人吧】
|文中写仗助看见花京院有些女性化这是因为那个时空的仗助是第一次见到花京院,并不了解花京院,所以只是第一印象而已!!并不是在我的印象中花花是个女性化的人!并不是!并不是!

----------------------------------------------------------------------------


·1988年 3月 (PS:上上章时间写错了ORZ好像都没有人发现的样子)


  “……”承太郎听道东方仗助的话抬眼看着他,同样也表达出些许疑惑。

  “1999年7月3日。准确的来说应该是7月4日。”两人对视了一会,承太郎开口道。

  东方仗助听闻,瞪着眼睛呆愣了一会,说:“不……1999年5月5日,前段时间才找回‘弓矢’……”

  “……不同时间?”承太郎翘起腿撑着下巴想,“那你也应该认识花京院才对。”

  “那位和你们对抗DIO的友人?”东方仗助想了想,好像听过那个男人提起当年和他们一起对抗过DIO的几人,除了他和承太郎先生,还有一位法国男人活了下来。

  “嗯。”

  “明明是法国人,名字还真日式啊。”东方仗助小声嘟囔道。

  “……花京院是日本人。”

  “诶???不是说……只有你们三个人活了下来吗……?”东方仗助的话里除了疑惑还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承太郎听到这里,敲打着腿的手也停下来了。

  同样来自1999年的两个人,时间不同,时间线也不同,这是为什么?

  “看来不是时间回溯。”承太郎压了压帽檐,“呀咧呀咧大贼。这可麻烦了。”

  “诶???”东方仗助看着好像明白过来的承太郎依然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多重宇宙论。”承太郎解释了一下。

  “????”东方仗助眨了几下眼睛,不懂。

  啧,果然是小鬼。承太郎先生现在无比思念远在1999年的花京院。

  “平行世界。”

  “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其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东方仗助恍然大悟。

  “嗯。”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总觉得这个能力也没啥用……”东方仗助搔了搔头,觉得这个替身使者十分弱鸡。

  “……”承太郎看着完全在状态外的东方仗助内心叹气。“如果存在着没有替身的时空呢。”

  东方仗助想了想他的话,敲了下手说道,“如果回到1999年的人不知道替身,那他随时可以杀死我们。这真是GREAT的糟糕啊。那么一个时空的人死亡,另一个时空的他也会死亡?”

  承太郎思考了一下东方仗助那个时空的花京院,开口道,“可能会。其实,这次让你去治疗的不是老头子,而是花京院。”

  “诶?!这个时空的花京院先生……?”

  “嗯,他可能撑不过今晚了,所以就找你来了。”承太郎低下头,表情掩在帽檐的阴影里。

  “那老头子……?”

  “他已经醒过来了,放心。”

  “呼……”东方仗助松了一口气,对于只见过一次的亲生父亲虽然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毕竟还是有着血缘的联系。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后,直升机降落在了SPW财团疗养院的顶楼。

  “承太郎先生,东方……先生,我们到了。”

   待直升机停稳,承太郎从看着被工作人员抱下直升机的东方仗助开始担心起来。替身是用精神力控制的,刚才显现出的疯狂钻石是小孩子的模样,不知道治疗的效果是不是也会受到影响。

   承太郎走在前面,毕竟是195公分的身量,加之急切步子也迈得很快,倒是累坏了跟着他一路跑步的东方仗助。

  真是GREAT的累啊。东方仗助不得不用自己的小短腿努力狂奔才能勉强追上他。

  “承太郎先生……十分抱歉,花京院先生的心率已经下降到20了……可能撑不过三十分钟……”医生看见承太郎回来,向他报告花京院目前的情况。

  “嗯,我要进去。”承太郎隔着那层厚厚的玻璃看向了正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好的。”医生将重症病房的门打开,侧身让承太郎进去,东方仗助也跟了进去。

  “诶,小朋友,这里不可以随便进……”医生看见东方仗助也准备跟进去,附身拉住了他。

  “没事。”承太郎嘱咐了一声,便将东方仗助带进去了。

  “……”医生见他没有阻拦,便关上门出去了。


 “可以吗?”承太郎开口问道。

 “嗯。”东方仗助扒住病床垫脚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看起来和承太郎一样是高中生,却意外有些女性化呢。

 “疯狂钻石!”东方仗助用两只手握住了花京院的一只,让看起来也是小孩形态的疯狂钻石开始治疗。

  倒是承太郎看见东方仗助的动作不由的眉头一挑。

  治疗时间大约持续了十分钟。

  “呼,真是GREAT的累啊。”东方仗助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说。

  承太郎没说话,又莫约等了几分钟,却还没有发现花京院醒来,倒是心率仪上的数字恢复了正常。

  “仗助。”承太郎喊了他一声。

  “疯狂钻石的能力现在还不够强,我修复了一下他的内脏,移植的内脏有些排斥反应,已经没问题了。不过可能还要再睡一会。”东方仗助听见承太郎叫他,便知道他要问些什么了。

  “谢谢……”

  东方仗助听见他的这声谢谢不由得一愣,目光又在二人身上逡巡了一会,随后有些狡黠地笑了。


评论(1)
热度(16)

© 庄七七七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