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鼠猫本命CP一生推。JOJO承花党。

【承花】交错时空中 01

交错时空中    01

|cp:承花
|平行时空 生存院设定

|OOC可能  文笔渣见谅 已经把lof的承花粮吃干了 qwwq马上要弹尽粮绝只能自己动手  欢迎指导建议_(:зゝ∠)_ 【OTZ希望有人吧】

----------------------------------------------------------------------------



·1988年  3月
  "怎么办...这个状态可能撑不下去了...."
  "SPW财团最先进的设施也没有办法了..."
  "没想到贺丽小姐被救回来了...花京院先生却..."

   花京院?花京院怎么了?啊,这些人真是吵死了。
  空条承太郎睁开眼,看到的不是杜王町大酒店熟悉的天花板,而是一条走道的天花板,这令他立刻警觉起来。自己明明应该是在杜王町大酒店才对。
  他一个翻身从长椅上坐了起来,整了整帽子,一抬眼却看见对面的病房里躺着花京院。
  "花京院...!"
  他长腿一跨到了隔离玻璃前。
  这是怎么回事?花京院怎么会突然在病房里?
  正在他思考着的时候,他从玻璃中看到了自己的样子,黑色的学生制服,黑色的帽子,这分明是自己十年前的样子……这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
  "承太郎先生...十分抱歉,SPW财团已经尽力了,花京院先生可能...撑不过今晚了..."方才站在病房门口的两位医生看见承太郎醒来,同他解释了花京院典明现在的情况。
  这是1988年,和DIO大战过后。
  承太郎顿然醒悟了,可是当年花京院不是还活着,为什么现在SPW的技术却没能救回来?
  两位医生看承太郎不回答,以为承太郎是太过悲恸,宽慰道,"承太郎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请节哀……"
  "不可能。"
  "诶?承太郎先生?"
  "SPW上一次成功了。"
   "上一次...?您说的是花京院先生眼睛受伤的那一次吗?可是这次花京院先生整个腹部被击穿...器官受损严重...实在是..."
  "不。"
  "诶?"
  两位医生被承太郎的话弄糊涂了,难道上一次不是花京院先生眼睛受伤吗?可是这两次的状况根本不能比啊。
  承太郎还没有明白过来为什么他突然回到了十年前,难道是在杜王町又遇到了新的替身使者?这一次也是梦中的替身吗?
  "那个...承太郎先生,您可以去看看花京院先生,毕竟时间...不多了。"
  "吵死了,花京院不会死。"承太郎压了压帽檐,将脸上的担忧与不耐藏在了帽檐的阴影下。
  无论这是梦还是现实,花京院都不能死。那只能去找他了。
  "可SPW已经束手无策了..."
  "还能撑多久?"
  "花京院先生最多只剩5个小时了……"
  "呀咧呀咧...也够了,联系一台直升机,我要去找人,在我回来之前,务必别让他..."承太郎没有说出那个字,他压着帽檐向两人颔首,做出拜托的意思。
  "我们尽量。"
  "我去帮您安排直升机。"

  现在,离花京院死亡,还剩5个小时。


·1999年 7月
  

杜王町大酒店
  "承太郎...承太郎?该起来了哦……"
  "花...花京院?"
  "赶快起来了,今天不像你呀,怎么到现在还在睡呢。"
  躺在床上的承太郎睁开眼,发现花京院正站在床边推搡着自己,喊自己起床。
  "花京院!"他猛然坐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
  "嗯?"花京院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向后打了个趔趄。
  "你没事吗?"

  看着床上激动万分的男人,花京院很是不理解,不就是昨晚做了几次怎么男人的样子却好像是生离死别一样。
  "没事哦,腰也不是很酸。比起这个,你已经和仗助约定好了吧,今天去调查杀人鬼的事情。"花京院说着,便动手去掀承太郎的被子。
  掀到一半便被承太郎抓住了手,拉到了怀里。花京院撑着承太郎的肩膀,感觉到那人的手从衣衫的下摆滑进去,将自己的衣服掀起来,以为他要做什么,便按住了承太郎的手。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不·可·以。"
  那人却固执地将他的衣服掀开,之后却是看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发起了愣。
  承太郎看见花京院的伤口却感觉不太对,伤口的位置是没有错的,可是那个痕迹看起来却是经历了很久,像是很久以前的伤痕了。
  "承太郎?承太郎?"花京院看着发愣的男人,出声唤了他,又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啊,没事。"承太郎放开了花京院,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并不是在SPW日本的疗养院里,倒好像是在某个酒店里。
  "快去洗漱吧,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花京院起身离开了承太郎的怀里,又拍了拍男人,催促他快一些。
  承太郎揉了揉额角,心想:这是什么情况。
  他起身去浴室洗漱完后,走到花京院对面的位置坐下。他喝了一口牛奶,叼着一片面包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报纸。
  

 

杜王町日报  1999年  7月4日  星期日
      

  "咳咳咳...."承太郎看见版头一口牛奶便呛了出来。
  1999年?我来到了十年后?还是这是在梦中?梦境的替身吗?
  "花京院。"承太郎思索了一会,开口道。
  "怎么了,承太郎?"
  "......"他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他没有从花京院的身上感觉到杀气,但他也不能直接开口告诉花京院自己是来自十年前,因为他还不知道新的敌人藏在哪里,可是DIO已经死了,又是来自哪里的新敌人?
  "杀人鬼..."承太郎隐约记得花京院方才提过这个词,难道跟他有关?
  "嗯,根据近几个月的消息来看,杀人鬼是杜王町的本地人,应该是个替身使者,但是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容貌和名字,你和仗助可能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去调查了。"
  "嗯。"承太郎应了一声,不说话了。
  仗助又是谁?听花京院的口气好像是个熟人,应该也是个替身使者,而且还是同伴的样子?
  "承太郎,已经快要九点了,你和仗助约好了吧?"花京院越过桌子拍了拍承太郎,指了指时钟让他看。
  "嗯。"他起身走到房门口,花京院也站起身来。
  "诶?"花京院看承太郎俯身去换鞋,已经准备出门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疑问。
  "....?"承太郎闻声回头看他。
  花京院见人望过来,却以为是让自己主动的意思,手抵在唇边轻笑了一下,两步走上前去拉下承太郎的衣领,吻住了他。


  !!!


  承太郎看着闭着眼主动亲吻上来的人惊住了,愣了几秒神的间隙花京院的舌头已经从自己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唇缝间滑了进来。
  花京院心中却疑惑,承太郎今天果然不太对劲,做什么都心不在焉也就罢了,竟然连这种事也不在状态了。
  他的舌慢慢探入承太郎的口中,像是初次探索,可又无比熟悉。花京院主动卷上承太郎的舌,又不急不缓地吮吸了几下便退开了。
  但当他退到一半,又复而被那人压住了后脑,接着便是那人狂风暴雨般地掠夺,狠狠地舔弄、吸吮,牙齿也啃咬着自己的双唇,十分疯狂,可这疯狂中又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绝望。
  "唔..."花京院狠狠推了他两把,承太郎才回过神,恋恋不舍地退了出去,在双唇离开之际又用舌头舔舐了一遍那已经红肿的唇瓣。
  "承太郎,你今天不太对。"花京院手抵住双唇,抹掉了顺着嘴角留下的津液,动作带有几分情色,可语气却是十分的严厉。
  "我不是他,却也是他。"承太郎斟酌了一下用词开口道。
  "什么?"

  "我应该是在1988年,可现在却在这里。"


  !!! 


  "哈?!"
  花京院听到这,惊讶地出声。

 

                                                                                         -TBC-


评论(3)
热度(35)

© 庄七七七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