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鼠猫本命CP一生推。JOJO承花党。

剑似清平

无cp 原创 武侠




他莫约是不会来了。
秦川这么想着。
他站在华山山顶,拿着他的剑,站了三天。看了三日的朝阳日落,听了三日的虫鸣鸟语,却没等到与他有约的那个人。
秦川定定地看着从西边缓缓沉下的太阳。已经是酉时了。他收回目光,那眼中三日前的希冀已随着沉沉浮浮的太阳在第三日彻底落了个干净。
他转身下山。路上看见了一身鹅黄衣裙得姑娘,她拿着一把挂着玉饰红穗的剑。
真像他的剑。秦川笑着摇摇头,那人的玉坠是自己送的,蛇形白穗,怎么连这都忘了。


又过了半月,秦川在西安得知周岳已经死了。被人追杀,力竭而死。
那时的秦川正在茶馆喝茶,偶然听见百晓生正在同打听的江湖人士讨论。秦川不敢置信,他站起身朝那桌走去,带着三分惊惧七分疑虑,那可是周岳,剑法卓绝的周岳,那个鲜衣怒马,潇洒卓然的周岳。

"秦川,你赢不过我的。"
"秦川,你还要比?"
"秦川,我累了不比了,我们去醉仙楼罢。"
"秦川,你看那个花魁,我觉着,与你比起来尚有三分逊色。"
"秦川,吾心悦君兮。"
"秦川,三年,给你我三年,三年后,我们华山见。"
"秦兄,后会有期。"

记忆恍然间犹如潮水向他涌来,仿佛要将他淹没在周岳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中。
他听着百晓生唾沫横飞的讲。
周岳曾于三年前去往西域求药,一年后他自西域回到中原,身边多了一个莫约璧玉之年的少女,都道是二人在西域萌生情愫,那少女便同周岳一同返回中原。可后来却发现,那少女却正是西域苗疆蛊王的独女,明罂。江湖皆知,周岳为岳山掌门的大弟子,这岳山已是江湖三帮之一,以后周岳必是岳山掌门,如若再同苗疆联姻,其势力定会势不可挡。
秦川闻此,心中了然。江湖,杀机重重的江湖,利益熏心的江湖。
可为何,周岳不曾来找他帮忙,为何不回岳山派与同门商量对策。
他恍惚地走出茶楼,在街口看人流攒动。等他在回过神来,自己已在奔腾的马背上,朝华山驰骋而去。

当他再次站在华山顶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一个身着鹅黄衣裙的姑娘,秦川觉得有点眼熟,可自己分明没有见过她。
他走近她,看到了一把剑,它插在地上,红缨随风摆动。
"清平......剑?"
她回头看到秦川,身着蓝衣,俊宇不凡,还识得清平,她开口道。
"秦公子。"
"明姑娘?"秦川有些惶惑,他希望眼前的人不是明罂,却也知道她只会是明罂。
"周公子让我在这里等你。"
"我以为,他不会来了。"
"周公子还觉得秦公子不会来了。"明罂扯了扯嘴角。她穿着中原姑娘的衣服,头上,颈上缺带着诸多银饰,这是苗疆的传统。
"......"秦川没有回话,他确实是不该来的,可却不知道受到了什么蛊惑,他还是来了。
"周公子临死前让我来问你,三年前的答案。"
秦川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周岳会在临死前将这等事同一个姑娘讲,男风虽在本朝数见不鲜,但他毕竟是江湖望族,怎可?
"秦公子不必担心。"许是看见了秦川的角色,明罂开口道,"周公子未曾告知我什么,他只是让我带着这把剑来问你。我将剑带到了,你自行告知他便是。"
"等等,他...?"秦川开口叫住了已经转身离去的明罂,他想问他与你是何关系?还是想问他之前如何?还是想问,他是否同三年前一样?
明罂顿了顿脚步,却没有回头。"秦公子,我知晓的并不多。"
秦川听到这里,没有再拦她,他看着她下山离去。直愣愣看了很久。
等他转过头,在看到清平时,他觉得自己的心很乱,就像纠缠在一起,已经拧不开的那簇红缨挂坠一般。
它已经干涸了,本来是白色的挂坠被血浸透,如今干涸的裹在一起,硬的犹如石头。
秦川手指摩挲着那玉佩那红缨,久久没有说话。
他想起这三年间的事,他总说会恍然间想起周岳,练剑时,喝酒时,赏月时,好像这些时候都有着周岳的陪伴。这三年间,他最常做的事,除了吃饭喝酒,就是想起和周岳在一起度过的那几年。
可我喜欢他吗。
秦川心想。这只是朋友间的挂念吧。
他已经在来之前想好了,他准备告诉现在他面前的周岳,我们是同生共死的兄弟。可现在他却不知道怎么告诉只剩一把清平尚在人世的故人。
秦川怕,怕自己没能完成周岳最后的愿望,他怕自己没有说出周岳想听到的。所以他只能沉默。
他半个月前在这里站了三天,半个月后又在这里站了三天。
五天后,又是一轮崭新的明日从东方升起。衣着鹅黄的少女看着在华山山顶那方墓碑,旁边插着一把剑,虎佩白缨,那绝然不是清平。










-完-

评论(4)
热度(1)

© 庄七七七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